charXD

主marvel,底特律:变人,south park

ship stucky,汉康,style , creek
吧唧吹/坦吹/康吹

不想当文手的画手不是好咸鱼(。
上学期间不写文xd

尘埃

跟着动画的剧情写的……可以猜猜是哪集x
用cp脑强行理解剧情,很没逻辑并且生硬。
还请不要嫌弃XDDDDD
真的睡不着就来发段子,赶紧溜去睡觉。怎么一到晚上太太们就开始发文了,搞得我这篇没质量的夹在里面怪尴尬。等等唠叨太多了。
以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多东西倒塌在他面前。巨大蘑菇被子弹射成了筛状,得以让他从弹孔中看见恐慌的人们,他们四散,分离,各自逃命。他感觉时间流逝得非常缓慢,又感觉一切在他手中疾速滑过,甚至不能握住丝毫来亡羊补牢。他想逃,想逃离这荒谬之地。他将手撑在地面,无论他多么想站起来,可腿仍是软弱无力。最终他只是呆坐在原地,眼看一个个无辜生灵洇染上鲜红,眼看恐怖分子穿梭在幸存的蘑菇丛中虎视眈眈,眼看灰尘起起浮浮落回自己手心,叹出最后一声哀息。他颤抖着戴上帽子。他感到一种,颓废沧桑的无力感,感到幻想和生命都是那么的脆弱与不可挽回。空气和其他的什么物体凝结在他耳外,耳内则是永不停止的轰鸣声。所经历的每一件事争先恐后地在他眼中回放,他说过或听过的每一句话也叽叽喳喳地爆炸在他耳中。他看见蝴蝶翩跹在某个白色的小镇,而这一切终止在那个人的呼唤里。“stan,我们得离开这儿!”那个人说。他的肩被轻拍了几下,他颤栗着站起身来,在那个人的领导下离开。像是希冀着什么,他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,但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眼前的事物逐渐清晰,那个人压在帽底下的红色卷发从未那样刺眼。他盯着那个人的衣领,意志翻腾倒伏,花了很大力气来阻止自己当场晕过去。他没有变好哪怕一点,所有东西都还是一样的糟。

现在的他什么也想不起来,想不起来树和家人,也想不起来那件橘与绿并重的宽大外衣。他的脑袋愈来愈空洞,里面储存的东西正一件一件地自行逃跑。他忽然想哭,忽然又想笑。他想拥抱这里的每一个男孩,却独独想亲吻红色卷发的那个。

他抹掉脸上的血,手指费力扯下发丝里干枯的东西,后知后觉地发现,这里有些事已经不能挽回。他可能回不去,他也可能已经身处理应归属的地方。他匍匐在数以万计的尘埃中,鼻腔阻塞不能呼吸,眼前一片惨淡的晦暗光明。

评论(6)

热度(10)